白玉兰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春优秀周记九 [复制链接]

1#

春优秀周记九

海棠依旧

初级6班邓雅文

周末,我从食堂走出来。今年冬天的尾巴托的老长,长得像一条蜿蜒的路,站在这头,望不到尽头。四顾的寒风吹过,我又拉了拉自己的外套,却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,眼眶干涩。

刚考完月考,这周末本该好好休息的,可我却连电话都不敢没给妈妈打,想到这里,我感到一阵窒息。

我拖着步子向前走去,双脚似乎有千斤重,又是一阵寒风,吹的周围树叶翻飞,突然,一点嫣红闯入眼帘,在空中缓缓的打了个旋,俏皮地落在了我的鼻尖上。

丝丝幽香飘入鼻尖,我拿下那点红色,抬头,便对上了一树鲜红。最近的一朵离我不过几毫米,开在树枝末梢,在我呼出的气流间微微颤动。

我呼吸一窒,这么冷的天,还开花!我往后退了两步,打量起眼前这棵树来。

这是棵海棠,并不高大,枝丫很细,纵横交错着。与周围的树木相比显得十分瘦小,这样瘦小的身躯,却在其他花儿都打着寒颤的时候,在这略有些凛冽的寒风中,独自盛开了!

我走近她,仔细地端详,一根纤细的树枝伸出来,颤巍巍的,花儿有的几朵挨在一起,有的单独盛开,缀满枝头。还有一些含苞待放的,只染了点浅粉,圆鼓鼓的,甚是可爱!

每一朵花儿都受到露水的青睐。有的花儿蕊间含着几滴,有的花儿花瓣上躺着几滴,有的花儿上的露水不停的摇晃着,像是在“咯咯”的笑。

风吹得很大,但她并不绿肥红瘦,相反,花儿愈发红艳,仿佛快要滴出血来,她们被冻得满脸通红,却又卯足了劲儿将花瓣舒展开来。

突然觉得这树花本该身处童话,只是不慎跌入凡尘,她们能做到任何事情,因为持有的,是克服一切困难的信心。

又起风了,树叶沙沙作响,像是在说着什么。

我竖起耳朵,“春天到了,该开花了”。

“是啊”我喃喃道,“春天到了,该开花了。”

我抬头,大步向前方走去。

苔也会开花

初级6班刘一嘉

“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”教室里书声琅琅,讲台上,语文老师的眼角微微泛起漪,虽然我不知她想起了什么,可袁枚的那首《苔》却如剪影般落在了我的心里。

我见过苔花,那是万绿丛中的一片雪白。小小的,细细的,像极其纤弱的苔藓上的数盏小灯,一个紧挨着一个,仿佛在用自己小小的身躯争夺生命的阳光。很奇怪,苔花的花尖上似乎总是浮着一层水。在我的心中,植物的一花一叶总关情:它们的花是生命的绽放,它们的落叶归根只因思念家的方向。可对于苔花,我却分明地知道,那不是泪——苔花般的灵魂都是不会流泪的——他们的泪水早已化成前进路上的汗水。

后来,我在《经典咏流传》的舞台上看到,选择在乡村支教的梁俊老师带领学生们再次唱响了这首改编过的《苔》:稚嫩的孩子们穿着自己的民族服装,随着歌曲的律动而左右摇摆,虽然自己的生活并不富裕幸福,可他们的脸上却洋溢着笑容,上扬的嘴角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与渴望……

原来,这就是苔花:在那春风阳光到不了的地方,青春照样萌动。在那阴冷潮湿的地方,苔依旧放肆生长,生命依旧努力萌发,就算苔花如米粒般微小,也阻止不了它像牡丹一般尽情开放。

那天,我躺在床上,轻哼着那首《苔》:“梦是指路牌,为你亮起来,所有黑暗为天亮铺排……”虽然我五音不全,虽然我唱歌跑调,但在这个夜晚,我从没有因此悲伤,因为苔花从没有因身小而放弃开花。

小学时有篇课文,叫做《生命,生命》,作者杏林子曾在文中这样写道:“从那一刻起,我应许自己,绝不辜负生命,绝不让它从我手中白白流失。不论未来的命运如何,遇福遇祸或喜或忧,我都愿意为它奋斗,勇敢地活下去。”

我想,这不仅是杏林子的诺言,也是我对记忆里那片小小苔花的诺言。

优雅的你,痴迷的我

级六班王健翔

你,默不作声,静静地立在桌边的柜子上,浑身都散发着诱人的香气。

一次在桌旁写作业时,抬头望了望满满当当的柜子,你整齐地排列在上面,数量很多,但我却很少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